首页>> 科普主题>> 生活百科>> 婚姻家庭>> 正文

为了那一手祖传正骨术:32岁的他再战高考

来源: 恋爱婚姻家庭(上半月)
阅读 44 | 0 | 2021-02-11 |

为了将延续200多年的“程氏正骨术”传承下去,第九代传人程声旗一直在苦寻继承人。颇为遗憾的是,儿子程传坤第一次高考后并未如他所愿报考医学,而是选择学习热门的材料学。

转机发生在2019年夏天,程传坤对“程氏正骨术”重新认识,决定继承家学,毅然辞职再战高考,并于2020年8月被湖北中医药大学录取。

程传坤当初那样坚决地要走自己的路,为何在32岁时选择转身?这对父子究竟经历了什么?

父子隔阂,各行其道

1987年,20多岁的程声旗师从叔父学习“程氏正骨术”。程声旗练功很勤奋,7年后,顺利出师,在家乡武汉市新洲区开了一家中医正骨诊所。

在为骨折患者复位、接骨、正畸上,程声旗的徒手正骨法无需手术、痛苦小、费用低、恢复快,很快声名鹊起,许多患者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昔日冷清的小镇也因他的诊所变得热闹起来。

无论多忙,程声旗每天都坚持练功1个小时。鸿雁出群、鹞子钻天、金鸡撒膀……程声旗的一招一式透着力道,他行步矫健,腾挪悠然,身法轻灵善变,单手倒立更是轻而易举。儿子程传坤在一旁看得连连叫好。

3岁起,程传坤就在父亲的要求下练腰、劈腿,5岁练倒立、站桩,7岁就开始练习掌法、拳法。

天蒙蒙亮,别的孩子还在睡梦中,程传坤就被叫醒去练功。他不知哭求过多少回,但父亲就是不放松要求。一个动作要想过关,得反复练习,程传坤偶尔也会偷懒,因此没少挨父亲的骂。当然,程传坤的身体也通过练武,变得越来越强壮。

诊所生意越来越忙,“程氏正骨术”在程声旗这一代开始面临传承的问题。继承祖传医学既要有悟性,还要有强健的体魄。程声旗觉得儿子是将来接班的理想人选,他问儿子的志向,建议道:“将来你学中医,和我一起把咱家诊所生意做大,好不好?”程传坤头摇得像拨浪鼓。诊所里有许多装中药的抽屉,从地板一直排到天花板,名目繁多,功能不一,想到要把它们记下来,程传坤就头皮发麻。

第一次高考填报志愿时,程声旗极力劝说儿子报考医学院,将来传承“程氏正骨术”。可程传坤有自己的主张:“爸,我觉得中医太复杂,我对中医没兴趣,还要练功,又苦又累。现在材料学很热门,将来也容易就业,我就学这个。”

敢于迈开脚步努力追逐梦想的人,值得拥有鲜花和掌声。

敢于迈开脚步努力追逐梦想的人,值得拥有鲜花和掌声。

程声旗虽然感到遗憾,但还是尊重儿子的选择。程传坤也为自己不用依赖父亲,有能力掌握自己的人生方向而感到满意。

2012年,程传坤从江汉大学材料成型及控制专业毕业后,考上山西中北大学硕士研究生,继续学习材料加工工程。2016年毕业后,他进入深圳一家公司工作。

这些年,程声旗不仅将诊所重新扩大并装修得焕然一新,还通过不断拜访名师学习和创新,医术日臻纯熟,在业界有了名气,多次受邀到国外参加学术交流。每次参加活动,诊所就不得不闭门歇业,病人们纷纷劝他早点找个传人。

同族晚辈中,有一人对“程氏正骨术”颇感兴趣,跟着学了一段时间后,觉得太难放弃了。物色传人屡屡碰壁,程声旗降低了门槛:从必须是家族中人,到只要姓程就行。后来,传人条件降到“有一定中医基础且热爱这份工作”。

夜深人静的时候,周身疲惫的程声旗郁闷地想: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传承人,就任这项祖传医术在自己手里失传吗?

耳濡目染,感受神奇

读大学时,程传坤因经常运动,有时会感觉腰腿酸痛。回家后,父亲用推拿手法和针灸对他进行治疗,腰腿酸痛感觉很快缓解,这让程传坤感到很神奇。

工作后,程传坤每次从深圳回家,程声旗都会劝他继承衣钵,还和他讲述“程氏正骨术”传人的往事。

在新中国大办农业和兴修水利时期,第七代传人程方朔随水利建设大军,诊治了许多跌打损伤的患者,一时名噪鄂东。深受程方朔器重的程声旗,在老先生仙逝后,遵照传统正式拜师祖之子程金良叔父为师,曾在当地传为佳话。

为了替骨折病人省钱,程声旗就用自制杉树皮夹板,价格仅为石膏夹板的四分之一,效果却不差。有些病人生活困难,他就免费诊治;他每周还到街道福利院为老人义诊,经常参加由新洲区组织的义诊活动。程声旗的诊所虽小,年接诊量却高达4000多人次,大家都尊称他为“程先生”。诊所的一面墙壁上,挂满了病人赠送的锦旗和牌匾……

程传坤听得很认真,程声旗笑着说:“如果你能继承这项医术,等爸爸老了干不动了,病人们也不用担心没人给他们治疗了。”

在一个个远道而来的患者被治愈的故事中,程传坤对父亲的医术渐渐有了了解,开始理解父亲的苦衷。

2017年,“程氏正骨术”成为武汉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当程传坤在电话里听父亲说到这个喜讯时,激动得振臂大呼:“耶!”他知道为了这份成绩,父亲付出了多少努力———还在他读大学时,程声旗就开始为“程氏正骨术”申请非遗做功课,一做就是几年。

程传坤第一次对父亲的医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程氏正骨术”不仅是一门谋生的手艺,更是一项能造福群众的事业啊!

在深圳工作两年后,因为买房等问题不能解决,程传坤回到武汉,进入一家电子企业从事电子材料开发工作。

离家近了,程传坤回家更勤了,与父亲的接触也更多了。一天,程传坤刚走进诊所,一位陌生大爷就上前握住他的手,激动地说:“我知道你是程先生的儿子,多亏了你爸,不然,我可能还躺在床上。”原来1年前,家住邾城的大爷突然中风,左半身几乎不能动弹,在医院康复治疗效果不理想,他慕名找到程声旗的诊所,每隔两天就坐车过来就诊。经过近5个月治疗,大爷已恢复正常行动了。临走,大爷有些惋惜地说:“程先生的医术,方圆百里算得一绝,可惜至今没有传人。”

父亲治病救人的故事听得越来越多,程传坤对父亲的医术开始由好奇转为深深的敬佩。

程声旗殷切地向儿子传递希望他回来学医的愿望,并一再和儿子说起自己的打算———争取把小诊所发展壮大为一家民营医院,造福更多人。父亲的宏大梦想激励着程传坤:我在目前从事的工作中的位置并非无可替代,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可是“程氏正骨术”却是独一无二的,要是这份传承了200多年的技艺在我这一代失传,那就太可惜了。

2019年6月29日,周六,程传坤照例回家。这天晚上,程声旗与他促膝长谈:“我年岁已高,必须要给‘程氏正骨术’找一个传人了,我十分希望这个人就是你。”这一次,程传坤终于下定决心:辞职,学医!

箕裘相继,薪尽火传

要继承这项医术,程传坤可以走“师承制”道路,跟着父亲学习,但那样不利于他以后的发展。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从医人员需获得医师资格证、执业证,要想打好扎实的医学基础,必须全面学习,这也意味着程传坤得重新参加高考。

可是离开学校这么多年,且不说高强度的复习让人畏惧,就算报了名,一个大叔级别的人能和一群18岁的孩子一起拼吗?万一结果不理想怎么办?

“不拼一下,怎么知道自己行还是不行!”2019年7月1日,程传坤到单位辞职,3天后,到一家高中文化补习中心报了名。

然而,程传坤的这次选择没能得到女友的理解,两人分手了。周围一些朋友认为程传坤的做法“不划算”,有人甚至替他算了一笔账:放弃目前收入可观的工作,复读加上上大学的时间,不但不挣钱还要往里贴钱,经济损失将难以估计。而且,随着年纪渐长,个人问题将变成老大难。程传坤说:“传承非遗文化不能仅算经济账,我这次人生航向的调整,社会效益远大于经济效益。”

用1年的时间拾回全部高中知识,这对高中毕业已12年的程传坤来说,挑战太大了,他做好了吃苦的准备。

前两次月考,程传坤的成绩特别差,他差点想放弃,可是想到父亲对他的期盼,他就有了克服困难的力量。为了让儿子专心备考,程声旗在校外给儿子租了一间房。晚上9点半下自习,程传坤回到宿舍继续学习;早上,他又比同学早起半个小时到校。3个多月后,他的成绩有了明显提升。

每到周末,程传坤就回家跟着老爸学习医术,在诊所帮忙。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发,多地“封城”。程声旗静下心来,开始归类整理过去的治疗记录,这对他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复盘机会。程传坤则从早上8点开始上网课,学习不间断。

担心儿子跟不上复习进度,程声旗关切地问他要不要找老师一对一辅导。经过这段时间复习,程传坤心里已经有底了:“爸,不用,我能跟上。”

7月7日进入考场前,程传坤拿着准考证请父亲帮自己拍照留影。高考结束后,程传坤决定利用暑假补习中医药基础知识,争取在上大学前让自己的中医药理论水平上升一个台阶。他还在父亲的诊所里观摩学习,给父亲打下手,帮忙接待病人,给病人推拿按摩,练习基本手法。

高考分数出来了,程传坤考了567分,远超湖北省理科第一批分数线40多分。填报志愿时,程传坤首选湖北中医药大学,但在挑选专业时,他有些纠结:“我的成绩有望填报本硕连读的‘中西医结合5+3一体化’专业,但我已经32岁了,再读8年,毕业时都40岁,值得吗?”父亲鼓励他:“学医就要学扎实,当医生可不是吃青春饭的。”

慎重起见,程传坤专门打电话咨询湖北中医药大学招生办,得到的答复是:“填报该专业,成功的概率很大,但也有风险。”“那就搏一把吧!”父子俩想到了一起。

9月5日,程传坤如愿收到湖北中医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长吁一口气,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程传坤为传承医术再战高考的事迹在网上流传开来,网友们纷纷点赞,“说实话,他走了一条我不敢走的路,我佩服他!”“梦想不分年龄,心中有梦,又敢于迈开脚步努力追逐的人,值得拥有鲜花和掌声。”

对将来毕业后的去向,程传坤已有了几个构想:到父亲的诊所帮忙,将家族事业发扬光大;用“程氏正骨术”结合所学,开一家具有中医正骨特色的医院或诊所;进一家大中型医院工作,带领更多中医同行学会这门绝技;像父亲一样继续拜师深造,然后办学,以“程氏正骨术”为基础,面向社会招生,让祖传绝技造福更多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