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网络书屋

首页>> 科普主题>> 特色农业>> 畜禽类>> 正文

我国家禽上市企业经营效率评价

来源: 中国家禽
阅读 375 | 0 | 2019-10-26 |

近年来,我国解决“三农”问题逐渐向现代农业的方向发展,农业类上市公司为推动现代农业发展、提升农民收入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农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家禽上市企业关系到禽类养殖、禽产品生产及销售,同时间接地影响禽产品市场的供应及禽产品价格。为提升家禽上市企业的经营能力,找出经营过程中的问题,对家禽上市企业的经营效率进行评价和深入研究十分必要。

本文采用2010~2018年我国20家家禽上市公司的经营数据,使用数据包络分析(DEA)方法[1],对20家家禽上市公司经营效率进行评价,分析与研究家禽上市企业经营问题,为提升经营效率提供参考。

1 家禽企业、数据与指标选取

1.1 家禽企业选取

本文依据中国证监会《2018年第三季度上市公司行业分类》中畜牧业大类所列上市公司以及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官方网站中所列畜牧业上市公司名单,在这些家禽上市公司中,主营业务多为家禽养殖、种禽销售、禽蛋类产品生产、加工、成品运输以及销售等。因此,本文筛选出经营家禽养殖、销售以及禽蛋类制品生产、销售业务的24家家禽企业。由于数据范围限制,剔除4家2010年后上市的、存在数据缺失的公司,最终选取20家家禽上市公司作为评价对象。

1.2 指标选取

在评价家禽上市公司经营效率的指标选取上,本文参考其他经营效率评价相关文献,从企业公开的财务报表及行业数据中,筛选出4个投入指标和3个产出指标作为构建DEA分析的模型指标[2]。投入指标包括资产总额(TA)、营业总成本(TOC)、费用(销售费用(OE)+管理费用(AE)+财务费用(FE))和职工总数(EN),产出指标包括营业收入(OI)、净利润(NP)和总资产周转率(TAT)。

1.3 数据选取

本文参考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以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上市公司行业分类》,对20家家禽上市企业进行经营效率分析,各项经营指标数据来源于RESSET数据库、上海证券交易所以及深圳证券交易所官方网站,数据范围为2010~2018年。

由于一些投入产出指标,如净利润、每股收益等在某些年份存在负值,在进行DEA分析时会影响模型计算结果。为消除这种影响,本文在进行DEA模型计算前,采用极差标准化的方式对各评价单元进行了无量纲标准化处理[3]

2 模型构建与结果分析

2.1 数据处理与模型构建

2.1.1 DEA模型选择

考虑到实际生产中,相对于控制产出变量,控制投入变量更容易,也更适用于企业实际生产。故本文采用以规模报酬可变为条件,以投入为导向的BCC-DEA模型进行效率评价[4]。BCC-DEA模型的数学模型见(1):

模型中,θ为所有决策单元(DMU)的整体效率,s-、s+分别为投入指标和产出指标的松弛变量。BCC-DEA效率评价模型有如下效率评定标准:

当s-=s+=0,且θ=1时,决策单元为DEA有效;

当s-≥s+≥0,且θ=1时,决策单元为DEA弱有效;

当θ<1时,决策单元DEA无效。

2.1.2 数据处理与参数设置

本文使用DEA分析软件DEAP2.1进行经营效率评价分析,由于该软件特性,在进行DEA分析的过程中无法进行负数的处理,但在获取的数据中,净利润、每股收益等指标都存在负值,故需要在带入DEA模型前对数据进行归一化处理。为保证处理后的数据均为正值,本文采用minmax归一化方法对原始数据进行处理,使结果落在[0,1]区间内。以2018年数据为例,数据处理结果见表1。

在完成归一化处理后,将各年度指标投入产出数据分别带入DEAP2.1分析软件中的BCC-DEA模型中,模型各参数设置见图1。

2.2 结果分析

2.2.1 整体效率呈现下降趋势,资源分配及利用率偏低

经上述模型分析我国家禽上市企业2010~2018年经营效率,获得各年度各家禽上市企业的综合效率(crste)、纯技术效率(vrste)以及规模效率(scale)。通过计算各年度平均综合效率、平均纯技术效率以及平均规模效率,对20家家禽上市企业2010~2018年的经营效率进行分析。20个决策单元平均综合效率、平均纯技术效率以及平均规模效率变化见图2。

表1 归一化处理后各指标数据(2018年)

表1 归一化处理后各指标数据(2018年)

图1 DEAP2.1模型参数设置

图1 DEAP2.1模型参数设置

图2 2010~2018年各年度综合效率、纯技术效率、规模效率变化

图2 2010~2018年各年度综合效率、纯技术效率、规模效率变化

根据图2显示的各平均效率,我国家禽上市企业生产经营效率整体呈现下降趋势,以2014年为分界点,2014年以前,家禽上市企业生产经营效率虽有所下降,但整体趋势平缓,2014年后,生产经营效率快速下降。截止到2017年底,家禽上市企业平均综合效率跌至0.75,生产经营效率较差。此外,图2中2018年家禽上市企业整体平均综合效率、平均纯技术效率有大幅提升。但整体平均综合效率未恢复到2010~2016年水平,平均纯技术效率也未恢复到2010~2014年水平。

分析导致该现象的原因是这些家禽上市企业在经营过程中,不断扩大企业经营范围,如某些家禽企业主营家禽养殖,为了适应市场多元化,扩充产品种类,增加了诸如禽肉禽蛋类食品加工、销售等业务。经营范围的扩大导致经营成本增加,但企业自身投资、管理等能力提升速度跟不上经营成本增加的速度,由此导致整体经营效率下降。我国家禽行业产业链在各短期市场价格之间存在着长期均衡关系,价格传导在各产业链并非通畅,在一些环节存在着阻滞现象[5]。此外,2014年H7N9禽流感疫情的暴发,对家禽业的经营发展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这也是导致2014年后家禽上市企业整体经营效率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而2018年家禽上市企业平均综合效率以及平均技术效率大幅提升,分析造成该变化的原因是由于受到2017年H7N9疫情以及国家环保行动影响,2018年家禽养殖类企业整体禽类存栏量大幅减少,整体经营成本有所下降,经营投入的减少导致投入资源利用率提升,因此整体经营效率明显提升。

表2是各年度平均综合效率、平均纯技术效率以及平均规模效率具体数值,通过此表也可以看出我国家禽上市企业虽然整体发展情况良好,但经营效率出现明显下滑。表2中,各年度平均综合效率除2017年外基本在0.8~1之间,9年内平均综合效率为0.886,说明我国家禽上市企业总体发展情况良好,但自2014年后,受H7N9影响,平均综合效率下降迅速,发展势头减弱。同时,表2中平均技术效率略低于平均规模效率,反映了企业投入产出组合效率存在投入冗余和产出不足的问题,资源没有被充分分配和利用。

表2 2010~2018年平均综合效率、平均纯技术效率、平均规模效率

表2 2010~2018年平均综合效率、平均纯技术效率、平均规模效率

表3为2010~2018年平均松弛度,体现各项投入资源的利用情况以及产出情况。从表3中可以看出,在投入指标中,资产总额出现冗余,表明家禽上市企业整体资产投入量过大,一些资产投入在经营中没有被有效利用;同时多数企业的销售、管理、财务费用花费过多,出现不必要费用;在家禽上市企业中,职工人数也存在冗余情况,过多的员工造成了人员上的浪费。在产出指标中,净利润的平均松弛度为0.0243,每股收益平均松弛度为0.089,表明家禽上市企业普遍存在净利润和每股收益产出不足的情况。

表3 2010~2018年平均松弛度

表3 2010~2018年平均松弛度

2.2.2 高效经营企业多集中于家禽饲料生产、食品加工企业,养殖企业效率较低

由于在2017年中,20个决策单元的各项平均效率均处于最低状态,故本文对该年的20家家禽上市企业进行分析以发现问题。通过对2017年20家家禽上市企业的综合效率、纯技术效率以及规模效率进行单独分析,发现在家禽上市企业中,经营效率较高的企业主要营业范围为家禽饲料生产以及家禽食品加工方面,主营家禽养殖的企业多为非DEA有效,经营效率相对较低。

表4为2017年20家家禽上市企业各效率值。从表4可以看出,综合效率值为1(即DEA有效)的企业共有7家,不足决策单元总数的一半。通过查看这7家企业官方网站的主营业务介绍,可以看出多数DEA有效的企业主营业务集中于家禽饲料、禽蛋产品的生产,在少数的主营业务为家禽养殖的企业中,主要养殖品种并非单一的家禽,而是包含了猪、牛、羊等品种。由此看出,在家禽上市企业中,主营家禽养殖的企业经营效率偏低,亟需进行改善。

表4 2017年家禽上市公司各效率值

表4 2017年家禽上市公司各效率值

2.2.3 企业经营管理水平较低,产出能力不足

在完成整体综合效率分析后,分别对非DEA有效的企业进行纯技术效率和规模效率分析,发现我国家禽上市企业经营管理水平较低,产出能力较低,无法在一定的投入下获取最大产能,且不同企业间产出能力差距较大。

表4数据显示,非DEA有效企业中纯技术效率有效的企业仅有3家(DMU7、DMU15和DMU17),且在非纯技术效率有效的10家企业中,纯技术效率最高的企业与最低的企业间效率之差为0.712,企业间产出能力差异明显。结合前文中对于各指标平均松弛度的分析可以看出,一些企业对于投入资源的不合理使用和经营管理水平低下导致了企业产出能力不足,经营效率低下。

2.2.4 非规模有效企业普遍规模达到最大,需调整投入资源结构

通过分析表4中的规模效率,可以看出,在13家非DEA有效的企业中,有5家企业达到了规模有效,即企业在最合适的投入规模下进行经营。在非规模有效企业中,仅有一家企业(DMU5)呈现规模收益递增趋势(irs),剩余7家企业均为规模收益递减(drs),证明非规模有效企业的企业投入资源规模已经达到了企业的临界值,增加资源投入将无法给企业带来收益,企业需根据自身情况调整各投入资源的结构,提升管理水平以增加经营效率。

3 结论

2018年10月,在河北省畜牧业协会禽业分会暨禽业发展高峰论坛上,中国畜牧业协会禽业分会腰文颖老师在报告中提到,我国2017年家禽行业总体效益较2016年大幅缩水,呈现出“鸡年养鸡不赚钱”的低迷状况。而这也是前几年我国家禽行业整体的发展态势。

3.1 家禽上市企业整体经营效率评价

我国家禽上市企业在2010~2018年期间,经营效率整体呈现下降趋势。大部分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出现资产、费用以及人员上的投入冗余。企业在经营过程中经营管理水平较低,导致资源分配和使用效率低下,产出能力较差。经营效率较高的企业主要经营内容集中于家禽饲料生产及禽蛋产品加工,主营家禽养殖的企业生产经营效率在家禽行业内普遍处于较低水平。同时,近两年家禽上市企业的资源投入规模基本达到最大,增加资源投入已无法增加企业收益。

3.2 改善我国家禽上市企业经营效率的建议

(1)调整资源投入结构,减少资产、费用及人员的投入,增强企业经营管理能力。

在投入要素中,资产、费用和人员是主要的冗余投入,适当地减少资产(包括固定资产和可变资产)和费用(销售、管理、财务)能够降低企业整体的成本。减少人员雇佣不仅能够降低工资成本,同时能够充分发挥企业雇员的价值。

(2)加大对主营家禽养殖企业的政策扶持。

整体经营效率较高的企业大多集中在非主营家禽养殖的企业,政府应加强对主营家禽养殖的家禽上市企业扶持、增加对家养殖企业的经营指导,有助于减少企业经营成本,增加企业科学管理的能力,从而提升企业的经营效率。

(3)引进先进技术,提升企业产能。

多数经营效率低下的企业存在纯技术效率较低的问题,证明其产出能力较差,引进先进的生产技术,能够帮助企业提升资源利用率、增加生产效率,提升产能。

[1]陈宏明,杨依旖.基于超效率DEA模型的企业经营绩效评价——以电力行业上市公司为例[J].长沙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1):103-109.[2]张雪君,马越峰.基于DEA的我国稀土上市企业经营效率评价[J].价值工程,2017(27):68-70.[3]宋歌.基于DEA模型对我国证券公司经营效率评价的研究——以沪市A股上市公司为例[J].金融理论与实践,2017(11):77-80.[4]田辉,金文,李静.乳品行业上市公司经营效率评价[J].现代管理科学,2007(9):74-76.[5]牛东来,陈连颐,程子珍.基于BP神经网络的背景农产品批发市场鸡蛋价格短期预测研究[J].中国家禽,2017(24):35-40.

Evaluation of Operation Efficiency of Poultry Listed Companies in China

利用BCC-DEA模型对我国20家家禽上市企业进行经营效率分析,根据企业2010~2018年相关经营财务数据筛选投入产出指标,构建投入产出模型,并进行经营效率评价。结果显示,在2010~2018年期间,我国家禽上市企业经营效率整体呈现下降趋势。多数企业存在资源分配不合理、投入冗余、产能低下等问题,经营效率较高的企业主要经营内容集中于家禽饲料生产及禽蛋产品加工,家禽上市企业资源投入规模基本达到最大,增加资源投入已无法增加企业收益。通过调整资源投入结构、加大对主营家禽养殖企业的政策扶持以及引进先进技术等方式,有助于提升家禽上市企业经营效率。

分享到: